第28章_重生成偏执吸血鬼的小娇妻
奥读小说网 > 重生成偏执吸血鬼的小娇妻 > 第28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8章

  “那你以后什么打算?”周楚柠问殷厉。

  “不知道朽禁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你说换个地方生活,他还会找到我们吗?”

  吸血鬼想找一个人简直太容易了,殷厉也没什么好办法,“只能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”

  两个人吃完饭又收拾了一下,周楚柠脸色好多了,但还在生气:“前世我先追你,这一世你明明记得一切还要让我追你,怎么想怎么不公平!”

  殷厉挨着她坐下,“那从现在开始我追你,怎么样?”

  周楚柠倒不是在意这个,谁先主动又有什么关系,她只是生气殷厉故意躲着她,还想跟她划清界限。

  “不怎样,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诚心,别是骗我!”周楚柠往旁边挪了下位置,跟他拉开距离。

  殷厉平时很少笑,但是他一笑的时候眼神韵味特别浓,总好像含了很多东西,看到人心情微妙。

  这会他就用那种能迷死人的笑看着周楚柠,周楚柠赶紧用手把他的脸推开,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很讨厌。”

  顿了下,她又说:“你别忘了,是你说的让我以后嫁给别人,别以为你主动就能追上我。”

  殷厉看着她不说话,只是眼神深了深。

  空气忽然变安静,周楚柠舔了下干巴巴的嘴唇,又说:“人家虽然很大方,可也不一定能原谅你……”

  “柠柠,”殷厉忽然开口。

  周楚柠被打断,嗯了一声?

  为什么忽然感觉殷厉的脸色变了呢?

  “我想抱抱你,”殷厉嗓音沙哑,眼神比海水还深。

  要抱她?

  周楚柠愣神的空隙,男生已经伸手把她扯过去,拥进了怀里。

  周楚柠:“……”

  匈口一滞,瞬间连正常的呼吸都不会了。

  男生干嘛要抱她啊?

  而且还越抱越紧,她都快透不过气来了。

  夏天依料薄,她能感受到他微凉的体温,也能感觉到他的下巴垫在她的脖颈处。

  这个拥抱好像掺杂了很多感情,周楚柠觉得殷厉不止心情复杂,还好像很伤心的样子。

  也可能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。

  她没说话,只是老老实实的让他抱着。

  “柠柠,”殷厉终于开口了,“当时看着你在我眼前死去,我却不能救下你,那个时候……”

  “长生不老并没有什么好,能和你在一起,才是我最开心的日子。”

  “又见到你,真好。”

  周楚柠亲眼见过他为了自己发疯的样子,恐怖血腥的她根本不敢去回忆。

 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大的能量,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吸血鬼。

  发了疯才表现出超能量来。

  “能见到你,我也觉得好高兴,”周楚柠慢慢的抬起胳膊,回抱了他。

  不过她很快就松开了,使劲去推殷厉,“你别想骗我心软,原谅你,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?”

  好好的气氛被打坏,殷厉松开她,笑了。

  那笑带着点坏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  “没有,我就是单纯的想抱你。”

  总觉得还有些事情没理清,周楚柠一边想一边说:“还有件事,你都快两百岁了,那是怎么从一个婴儿就被殷大叔领养的,殷大叔可不是吸血鬼。”

  “还有一件事,”她仔仔细细的瞧着殷厉,“你老实说,邱常要找的血族王子是不是你?”

  殷厉正不知道怎么回答,忽然听见外边有动静,“有人来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周楚柠站起身往外看,竟然是周大山和田尤花来了。

  她一下就明白了他们的目的,肯定是弟弟生病总不好,来找她了。

  两个人一进屋就开始各种打量,田尤花怎么也没想到周楚柠会住在这么好的小别墅里,还以为她得要饭吃呢。

  她是个长得有些凶相的贵妇,其实俗气的很,脂粉涂的很重,脸上还有黑多麻子,以鼻梁为中心挤在两侧,不管铺多厚的粉都遮不住。

  周楚柠知道她从年轻开始没少用了化妆品,做美容,甚至连手术都做过,就差给脸换张皮了,却都没什么效果。

  “啧啧啧,我说一门心思闹着要出来,原来是有靠山了,”她的目光最终落到了殷厉身上,看他长得眉清目秀的,再和自己中年发福的老公一对比,双眼冒出羡慕的火焰。

  从小到大没少受她虐待,周楚柠现在可不怕她:“周太太,这里是我私人住的地方,不是周家,请您客气一点。”

  “呀,”田尤花的吊梢眼立刻吊起来了:“翅膀硬了,敢跟我顶嘴了?”

  “你别忘了,这么多年是谁把你养这么大?”

  也好意思跟她提这么多年的养育恩,周楚柠不屑道:“你要不说这个,我还跟您客气点,别的孩子三四岁不会吃饭,父母还在喂,我三四岁只要掉桌子上一个米粒都要挨打,大冬天的被扔到外边罚站,冻得高烧不退,连个管我的人都没有,你好意思在这跟我算养育恩?”

  “我没告你虐待儿童就不错了!”

  田尤花不知道周楚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牙尖嘴利了,一开始想的威胁一顿再许点好处,把她带回周家是件很简单的事,没想到还没等她开口呢,周楚柠就把她顶了一顿,事情好像有些麻烦。

  她看了一眼周大山,心里算计着,好像应该低头商量一下。

  但她从来没低过头,怎么可能向周楚柠说好话,尤其看见她那张又白又滑,跟刚出生婴儿似得脸上肌肤,她就恨得心痒痒。

  “周楚柠,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,你别以为现在有人养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,人家玩够了就会把你一脚踢开,到时候还不是要来求周家。”

  “识相的这就跟我走。”

  还把她当成重生前那个未知世事的小女孩糊弄,周楚柠心里冷笑。

  别是以为她吃喝都花殷厉的,要知道她可是中了好几次大奖的人。

  可以不依靠任何人,轻轻松松的过一辈子。

  “是不能为所欲为,可我可以随便做我喜欢的事,至少比周家那个四处漏风的毛屋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!”

  “怎么,是不是以为我得流落街头呢?”

  “现在比在周家生活的好让您失望了?”

  “你——”田尤花气的身体发抖,“周楚柠,我是不是给你脸了?”

  周楚柠冷呵:“这里不是周家,你要是再敢放肆别怪我报警了,只要你不嫌弃丢人就行!”

  “你敢!”田尤花趾高气扬的说道。

  周楚柠根本不把她放在心上:“敢不敢的要不你试试,周家的女主人,随便出来撒野,然后被人赶出去,我看你以后怎么在圈子里混!”

  “周大山,”田尤花说不过她,开始催促周大山,“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,快点把她给我带回去。”

  周大山要比田尤花憨厚一点,但也只是一点。

  闻言,他往前走了一步,商量的口吻说道:“楚柠,我们知道这段时间委屈你了,跟我们回家吧,周家才是你永远的家。”

  周大山这个人特别怕老婆,但说白了还是不够善良。

  否则也不会看着几岁大的养女在外边冻得昏倒,而只能坐在沙发上回头看几眼,一点要把她救回屋里的实际行动都没有了。

  周楚柠见他说话客气,自己也变客气道:“周先生,当初离开周家的时候,不光您二位,连周老太太都是签了字的,以后我跟周家再无瓜葛,所以您再跟我说那里是我的家不合适,而且,我实在是不明白,为什么不是我主动回去,而是你们过来找我?”

  她顿了下,故意问,“不是家里什么人生病了,才想到需要我吧?”

  周大山脸色忽然变得特别难看,被堵了一下没说话。

  倒是田尤花又开口了:“你不要想太多,谁生病也不会找你,这么多年我们养你,现在要你回报我们难道不正常?”

  “正常啊,”周楚柠轻笑道,“那你们可以算算,从小到大到底在身上花了多少钱?”

  “还有,把虐待我的事情也算进去,别只算付出!”

  田尤花怒火中烧,气的直摆手:“好,我不跟你算账,周大山,你把她给我抓回去,我就不信治不了她!”

  田尤花话音一落,周大山立刻上前一步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男生也往前走了一步,凌厉的目光看向周大山,沉声道:“你敢!”

  对视上男生的眼光,周大山心里一惊,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凌厉的目光,还是在一个看着只有十几岁的孩子眼里发出来的。

  那种从心底产生的震撼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凭什么不敢?”田尤花不干了,在她眼里,殷厉再怎么沉稳也只是个孩子,她根本不放在眼里,“周大山你怕什么,她不过一个孩子,快点把人带走。”

  殷厉声线平稳,气势浑然天成:“你们敢,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,就是我殷家的人,不经过我的同意,任何人都别想把她带走!”

  “未婚妻?”这话说出来,田尤花先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“果然有奸情,”她只看着周楚柠说,“啧啧啧,这么点个女孩子,都知道嫁人了,还要不要脸!”

  周楚柠自从听见殷厉说未婚妻之后就一直看着他,前世相约结婚的事还算吗?

  不对,不对,她还生气呢,连女朋友都不是,凭什么就是他未婚妻了?

  她现在只顾着失神,根本没注意到田尤花说了什么。

  倒是殷厉听她说的粗俗不堪,皱了皱眉:“我看你们是不想让儿子活了,这个时候竟然还敢骂人,今天你们要是不道歉,别怪我没警告你们!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这卷结束的时候俩人就成亲了。

  嘿嘿嘿……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aodu9.com。奥读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aodu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