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第六章_裸色生香
奥读小说网 > 裸色生香 > 7第六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7第六章

  恋上你看书网

  我使劲儿推才推开赵受益,只见他不是很情愿的样子,他跑过去从书桌上端了鸡汤来,凑在鼻尖上闻了闻,我知道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警惕他人的习惯,很快的他的眉头便舒展开,捧着鸡汤过来了!

  鸡汤已端至我的嘴边,我只得抱着他的一点手指扬起头咕咚咕咚的喝掉!喝完了鸡汤我咂吧一下嘴,丁同学的爱心鸡汤就是好喝!

  赵受益再一次坐在了座椅上,一脸笑意的看着我,一眨不眨,就好似我脸上沾了什么!

  “有饭渣吗?”我问。

  赵受益摇了摇头,道:“我觉得你长得好看,比任何一个美人都好看!”

  好看吧?我表示怀疑。因为我还没有照过古代的镜子,自是不知道这句身体主人的样貌如何?

  好看就好看吧,哪个……人不爱美呢?无论女人还是男人?

  我向窗外看了看天,发觉时间不早了。赵受益这一呆不知不觉过去一个时辰了吧?他不走,丁千与肯定不敢回来。并且我感到尿急。

  尿急对于一个想在别人眼中表示绅士的我来说,有点难度。之前一个男友说我很大条,说我从来都是白衬衫和牛仔裤,甚少穿裙子。从来都是马尾,他想看我长发飘飘的样子,还需要是沐浴之后。尿急,尿急,怎样才能维护我的绅士风度又不失大条?

  我苦着一张脸抱怨道:“现在身子不爽利,连洗浴都做不了!你闻我这身上都馊死了!听说你平日洗浴都用专用浴桶?”

  这个听说,自是胡诌。但是我想堂堂的太子爷洗浴方面总要讲究一点吧?

  赵受益点了点头,问道:“不如将我的浴桶送你吧!我让人再打造一副!”

  我笑的春情荡漾,连声道:“好啊,好啊,可是我现在就想洗浴!”

  “那……我现在就差人抬来!”

  赵受益急急忙忙给我抬大浴桶去了!我赶紧单脚下地从床底拉出恭桶,撩开内衫掏出小棍子嘘嘘起来……

  嘘嘘完,我将恭桶踢进床底。又做极限的弯腰动作,想从床底下将我装满亵裤的包袱给找出来,可是后背的伤口硬邦邦的,一弯腰便生疼。我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将包袱给拖出来,正好丁千与也回来了!我赶紧喊他过来帮忙:“千与,快帮我将内衣换上!”

  这话我说的顺口,那边却是伫立着没有行动。我猜他是想到我里面好几条花花绿绿亵裤的样子,羞于帮我。咳……这有什么!

  我刚一弯腰,他便迈着长腿走了过来。他将我的包袱扔在床上,又将我扶上床躺好。我连声说:“谢谢,谢谢!”

  丁千与是红着脸去解我的包袱的,此刻的我正恶作剧般的看着他,觉得有意思。这感觉就好比让一男同学帮忙女生挂内衣脱落的钩子。

  他拉出一跳橘红色的亵裤扔给我,我抱在怀里。他将我其他被拉扯的乱七八糟的亵裤放好,手便硌到了什么。天地良心,我是真忘记里面还埋《裸色生香》,被翻出来了!他起先拿在手里端详了下,然后好奇的翻开了一页。

  我仰起头,“啊呀”一声叫了起来,丁千与手中的□吓得正好砸在我的腿上。我也顾不得背痛了,急急忙忙的抢抱了回来。再去看丁同学的脸,那眼神……

  他眼神异样的,跟没经历过人事似的。他的眉毛纠结的挑起,俊脸上皱成一团,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。我也脸红啊,这书册不是我的啊!我张开嘴百口莫辩,可是这书册不是我的又是谁的?会不会越抹越黑啊?

  丁千与尴尬的后退一步,我明显的看到他的喉结耸动,头微微低了下去不再看我。我的床上是一本□和多条亵裤,我有史以来的窘迫啊!我只得圆谎道:“这不是我的,是一个叫曩霄的朋友落在我这里的,不是我的!”

  我慌忙将手上的亵裤一扔,不是我的亵裤我穿,我有病啊?

  丁千与挪回他的床榻,我硬着头皮道:“就算是我的吧?不就那档子事情嘛,反正早晚要经历,我现在正在研究中!”

  说完我的脸更加红了,鉴于庞元英原本的为人,丁千与想必是有所耳闻的,不然不会初次见面一听到我是庞太师之子庞元英,就厌恶成那个样子!我看我还是招了吧,再说这画册上的人物也太粗糙,比起A\片来,那简直是小儿科!我也不用担心成这个样子吧?

  丁千与咳嗽了几下,掩饰道:“你别再说了……你的过去我不想计较,在我眼里你……”在你眼里我怎样?我的耳朵一下子拉长了,却在这时————

  几个小厮抬着个大浴桶从外面笨笨重重的挪进来了!

  我一看乐了,这么快啊?太子殿下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啊!看来,今天晚上我就能洗泡泡澡了?天啊,盼望着洗泡泡澡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!

  丁千与看着这个庞然大物,便了然了。他走过去帮忙一起将大浴桶搬了进来,放在衣柜一角较为隐蔽的地方。我在床上一边躺着一边指挥:“就放到那里吧?”

  抬浴桶的小厮走后,我见丁千与在浴桶旁边站了一会儿,他道:“没有屏风遮挡,怕是洗浴不太方便。”

  我正在想洗泡泡浴的美事,哪里在乎这个,便嬉笑道:“大家都是男人,千与兄还怕被我吃了豆腐?”

  丁千与还是有些犹豫,他坚持道:“这里离市区较远,天黑之前是买不回来了,你确定今晚上就要洗浴吗?”

  废话,我咬了咬牙,那是肯定的。我伸出胳膊挥舞着委屈道:“你闻闻,我身上都臭了!”

  丁千与轻笑了下,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我撅着屁屁趴在床上等,看丁千与将一桶桶滚烫的开水倒进大浴桶里,我舒服的连汗毛眼儿都是微张的。不过看丁千与大汗淋漓的来往奔波,我也有点很不好意思,毕竟我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辛苦和痛苦之上,我很不忍。

  丁千与的袖子卷子,展露出结实的小臂,伸进浴桶里给我试水温,他满意的点点头对我道:“可以了,不过你不能洗太长时间。你背后刚结痂,不能长时间泡水,给你……一刻钟时间吧?”

  一刻钟就是15分钟,我的天,这哪里是泡澡,分明就是冲凉!

  但是我看丁千与的表情,分明已经是他的极限了,这般小肚鸡肠的男人,连洗澡时间都给我掐好!我嘟着嘴,变成求宽慰、求抚摸、求包养的小媳妇:“你忙乎了半天,就让我洗一刻钟?这不等于没洗吗?我还准备将水洗浑……里里外外都洗干净呢!”

  丁千与回过头来一笑,不容商量道:“不行!太子殿下将你托付给我照顾,我一定要将你……照顾好!”

  他说的认真,便敛了笑走到我床边。我早已准备好了,便伸开双臂让他抱抱。丁千与没想到我这么开放,反倒有些拘谨了,红着脸道:“我既是奉旨照顾你,就一定……一定……”

  我双臂挥舞一番,嗔怒道:“啰嗦!赶紧抱我过去吧!”

  我其实是可以走过去的,只是见到丁同学可爱的样子就忍不住捉弄他!我知道他碍于男男关系,不好意思抱我,我就是想看他无措和脸红的样子,如何?

  丁千与双臂从我脖子和膝下穿过去,单跪着一腿将我抱了起来。掩在我身上的被子滑落,我现在只穿着一条橘黄色亵裤,上半身可是光光的哦?他直视我的头顶,一转身便将我抱起,两三步便将我抱到了大浴桶上。我用腿勾住浴桶及腰深的扶手,便穿着亵裤坐了下去。啊……好温暖滋润的水啊,我的胸口顿时被滑润的水掩埋,我舒服的快要叫出来!

  丁千与将早已挂好的干净床单拉伸开,替代了屏风的遮挡作用。我听见关门的声音,他逃也似的走了!

  真没意思,真没意思!我气恼的拍着水花,本指望他给我搓背呢!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,以后怎么做大事情?我都怀疑!再说现在天已经黑了,其他同学都就寝了,他一个人出去喝西北风啊?我迅速的洗胸前、背部、胳膊、大腿等够得着的地方,我需要赶紧洗,真怕这小肚鸡肠的男人一会儿就返回来了,然后对我说,元英同学,一刻钟时间到了,你出来吧?

  其实我正在洗澡的时候,外面正发生着一件大事。有刺客偷偷潜入应天书院夫子苑、太子殿下赵受益的房间。赵受益刚熄了灯爬上床躺着,一道白光便低飞了过来。饶是赵受益从小跟着丁千与习武,对江湖暗器等多有防备,才用枕头挡过了暗器。他轻快地从床上骨碌的滚到了地上,一个黑衣人便持短刀切向了他的脑袋。

  赵受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,此刻他的脚下触到木墩矮凳,他将矮凳用力往前一送,黑衣人身子一侧,短刀偏在了赵受益的右肩上。赵受益吃痛一声,这短刀的力度虽偏,但是狠准,怕是这右臂要废了!

  声响惊动了暗藏的影卫,影卫很快便和黑衣人拼杀在了一起,肉搏声抨击了十几个回合,赵受益流血过多倒在了地上,影卫由于顾及太子殿下的伤势,黑衣人反趁机逃了出去!

  我还以为是丁千与回来了,有人推门而入。因为这刚好到一刻钟时间,我很不情愿的从水中站起。然后我吓住了,一黑衣人撩开遮掩的床单,昏暗里一双蒙着脸部的眼睛打量着我。我赶紧捂住了胸部,我吓得想喊丁千与快过来救我,我KAO,这便是古代的杀手吗?请问这是仇杀还是情杀,我哆嗦了下。

  “老兄,你好得也让我死的明目一点!请问我和你有仇吗?”

  黑衣人不和我废话,上来便捂住我的嘴。

  “少废话!你要是敢喊叫,我杀了你!”他有力的臂膀将我光裸着拖出了水面,将我扔在了床上。很好,上的是我的床。他迅速将帷幔放下,自己便全副武装的压在了我的身上,并严丝合缝的扯过被子盖住我俩。

  帷幔还在晃动中,丁千与便推门而入。他慌忙的喊道:“元英!”

  我的嘴巴还被黑衣人捂着,自是发不出声音来。丁千与往床单遮掩后的大浴桶走去,也不再顾忌什么便伸头往浴桶里看去。我的腰间忽然有利刃划开了皮肤,我不能动,稍一动弹,那利刃便会破皮而入!

  我嘴巴上的手拿开了……我哭逼着一张脸道:“丁同学,我在床上。我很听话,你说洗一刻钟便一刻钟。我洗白白了,便准备睡觉了……你不要担心我……”

  我的声音似乎变了,有点想哭的嘶哑。但是下一刻腰间的利刃便又顶了顶,我是彻底的怕了,便又提高了三倍的嗓音道:“丫的我睡觉了还不行!管天管地,管人拉S放屁,连睡觉也要管啊!你烦不烦啊!”

  丁千与听我骂的粗俗,眉头一紧,无暇顾我又很紧急道:“你将门上闩了再睡!我今晚上有事不回来了,你自己保重!”

  丁千与走后,我彻底的松了一口气。这才感到身上的人重死了!我怕了拍他持利刃的那只手臂。“你安全了,他走了!”

  只可惜身上的人,将利刃从我的腰际拿开,身子还不忍挪开。为毛我感到不忍啊?因为我感到他的呼吸似有似无的打在我的耳上,气息很撩人。

  “真香……你的洗澡水里放了什么?”

  我哭逼着一张脸道:“我怎么知道,不如你留下姓名,我知道了主动告知你?”

  黑衣人冷笑一番,又将鼻子在我光洁的脖颈里多嗅了几下,急得我紧紧夹起肩膀。

  “真敏感!可惜……这一次我先放过你!记住,你已经是我的人了……我叫李元昊!”

  他的声音沙哑魅惑,似乎是从腹中发出的闷音。但是当我听到他的名字时,整个人都呆若木鸡了!李元昊?莫非就是西夏国的开国皇帝?

  李元昊直起身来,撩开帷幔从我的床上跳下去。他环顾了一下宿舍,又往丁千与的床位上看去一眼,用腹语道:“以后离这位丁同学远一点,信不信我会像杀鸡一样宰了他?”

  我艰涩的道:“我信!”

  李元昊狂放的大笑几声,震的我耳膜发麻。他穿着夜行衣的身材高大、健美、挺拔,就是不知他蒙面下的脸如何?只是我现在无暇顾及他的脸,我的身子还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呢!

  我的思路迅速回放我之前还算及格的历史片段。我先来分析一下目前局势,并举例说明。

  材料一:1005年,宋,辽达成澶渊之盟:宋真宗应允每年给辽、“岁币”绢20万匹,银10万两,双方约为兄弟之国。

  材料二:1044年,宋夏订立和议:夏取消帝号,向宋称臣,宋朝每年给西夏银5万两,绢13万匹,茶2万斤。

  我现在所处的朝代是公元前1022年,这一年宋真宗赵恒驾崩,宋仁宗赵祯即位。其实现在北宋的统治区只占有原来的五代十国范围,不是全国统一。契丹族在北部建立的辽、党项族,在西北建立的西夏,西南还有吐蕃和大理等少数民族政权。它们同北宋政权处于一种并立的状态。宋辽、宋夏的关系,虽然有战有和,但和平相处、友好往来是民族关系的主流,是推动这一时期历史发展的重要因素。我记住的大概就这些了,我完全的松下一口气来,眼前的李元昊现年18岁,他6年后,也就是公元1028年会被封为太子,我记得他30多岁建立西夏王朝,是西夏的开国皇帝。

  握爪一个~西夏皇帝李元昊,可惜还没来得及交流几句,李元昊便闪人了!我提着被子将他身上的气息用力的闻了闻,淡淡的龙涎香,果真是个有品位的男人!我那一头未散去的虚汗啊,你不要我跟丁同学勾搭?难不成你看上我了?!

  赵受益遇刺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应天书院,我也是听到外面应天府尹带兵包抄应天书院的声响才知道,外面火树银花、灯火通明,我混在惊慌失措的同学中间被聚集在了广场上。一队队人马进入宿舍等地开始搜查,我和同学们也被一个个盘查。今天晚上可曾出去过?有谁作证?当问到我时,我只说是在洗澡,丁千与同学可作证。外面所有的消息被封锁了,我被困在其中。我真是后怕连连,李元昊肯定是逃了出去,他还没做皇帝呢,肯定死不了。倒是我若是供出他的名字,必定会引起宋夏之间的战事,也会被他暗杀吧?我想。

  当我听到赵受益遇刺的消息,我的心紧张的要死,虽然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死,但是皮肉之苦,那小正太皮薄肉嫩的,我真是很心疼啊!丁千与定是一开始就知道了太子殿下被刺的消息,他只说晚上有要事不回来,让我保重?他这样瞒着我,可是让我安心?

  正在焦虑间,应天府尹找到了我,亲自请我去应天府一趟。为毛,我紧张的双腿打颤,我肯定不是杀害赵受益的凶手啊?你看我小胳膊小腿的,怎么可能?

  但是我见押送我的官兵对我还算恭敬地样子,心才稍稍放下些。果然,是赵受益找我!他一睁开眼,便喊道:“元英……元英……”

  这应天书院叫元英的同学只我一个,这天下叫庞元英,亲爹又是庞太师的只我一个!

  我被请到了应天府邸中轴线最里面的贵客房,整个应天府皆是5步一守,重兵守卫。守卫打开门,我紧张的走了进去。

  室内是个套间,装潢皆是古香古色,含蓄的古董恰大好处的放置,既不寒酸也不失品味。我从外间穿过环形内阁的画廊走进去,我直接寻找床铺和床上躺着的赵受益。

  赵受益躺在那里,松散的头发垂在枕上,脸色因失血过多而苍白。他的眼睛竟然是睁开的,他朝我虚弱的笑笑:“元英,你来了!”

  我紧走几步,上去握住他的手。“太子殿下,你怎么样了!伤到了哪里?”

  赵受益抬抬手,却是抬不起来。我看到他被绷带绑的严严实实的右臂,真是的,伤到了右臂竟然还向右边微侧,向我打招呼。我赶紧松开手,却被他紧紧的抓住。

  “我没事,你看我的手没废,还抓着你的手呢!”

  我心痛的笑笑,正色道:“殿下可看清是谁伤了你吗?天子脚下竟有人敢堂而皇之的行凶?若是被逮住这个人,定……”

  我有些说不下去了……我嘿嘿一笑。“我看他是不想活了!”

  赵受益虚弱的笑道:“没看清楚他的脸,不过看他的武功和招式又不像是我中原之人,怕是……”

  我的耳朵竖了起来,赵受益反而住了声:“和你说这些做什么,都是政治上的事情,你一个男孩子还是不要了解的好!”

  我KAO!小瞧我啊,我不爽的紧了眉头,你不说我也知道杀手是谁,只是你也知道是谁,但是碍于两国友好团结不想说是吧?

  我大着胆子去掐他苍白的小脸,笑道:“不要小看我啊,我可比你大,你该叫我一声哥哥!”而不是一个男孩子而已!

  赵受益没躲开,我的手在他脸上掐了两下便放下了!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,后知后觉道:“哎呀,越举了!我怎么能当你哥哥,当个草民还差不多!”

  赵受益眯着眼笑笑,反道:“我喜欢你摸我脸,以后只给你一个人摸啊!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这风格往温馨治愈系发展了......纪念发文一周,收藏40个!周末会多更,亲们守着吧?

  下一章结束书院生活,跟着太子回汴梁,亲们想庞老爹没?继续祝贺一下,收藏增至50个了!有点累,本来答应第二更的,不更了。明天看能多更不?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