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VIP_裸色生香
奥读小说网 > 裸色生香 > 36VIP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6VIP

  恋上你看书网

  宋国驻军所处位置在延安府的东北角的夏州,夏州北临西夏国,东临黄河水。不过要从这里到驻军地还要好远,估计赶些脚程,到地方就已经擦黑了!

  吃完了本地有名的刀削面以后,我摸出一锭碎银付账,店老板找钱我几串铜板。我有几个朋友一起出去玩,然后主动买单的习惯,我想这跟我宁可别人负我,而我从不亏欠别人的想法有关。我看了一眼张环,他吃饱了饭懒洋洋的靠背,翘着二郎腿,显得很舒适。

  这个张环……我要怎样对他?显然,这几日相处下来,他对我并未有敌意,并且有保护和维护我的意思。在吃饭前,我见前面有一堆人围了起来看稀奇,便也凑了上去,原来是个耍猴的艺人。那猴子因饿了几顿,又遭受了艺人的鞭驯,猴子烦躁起来冲上去便挠了艺人的脸,艺人甩了一鞭子,那猴子逃脱正好窜到了我的身上。我吓得往后退去,张环的手伸过来抱住了我的腋下,那猴子惨叫一声便倒地抽搐起来……

  我对张环起初是丧失父母的弥补之心,后来是发现他可疑之处的惶恐,到现在……我对他也能容纳了,如果他对我真的没有敌意,我何尝不能和他共处?

  我道:“我要去城东,你也要跟着我吗?好像你除了跟着我没有别的事做?”是的,我要去城东驻军地的附近,暂且安置下来!

  张环幽幽的笑,然后点头。

  “那走吧!”我拿起包袱站起身,张环便转过椅子紧紧跟着我走。

  包袱很沉,我有些吃力,我好得是个孕夫,我便往张环身上砸去!

  “以后重活、体力活你来做!如果你确定你要跟着我的话!”

  张环道:“当然!”

  毅力都是靠信念支撑的,而支撑我的信念是找到丁千与,这一世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人!也许找到了他我可以和他……我摇了摇头,可以做亲密的朋友吗?其他的我觉得好奢侈。我不是找依靠,而是找心灵的寄托,我想。

  张环牵着我的袖子晃悠悠的走,因为刚才慌神我的步子慢下来了!张环体贴道:“身体不舒服吗?歇歇脚再走吧!我敢保证天黑之前一定能到夏州!”

  我再一次确定道:“你确定你认识路吗?”

  张环轻哼一声,还是困住我双肩,推搡着将我推到就近的凉茶铺坐好。我确实好累,我乖乖坐好。张环的腿很长一步便绕到我对面潇洒的坐好。我看着张环,除却他这张真真假假的面皮,他的仪态风流,是个令人心动的男子。我依然想到了曩霄……

  “喝水!”张环喜欢用命令和溺爱的口气。大碗茶被推倒在我面前,茶碗里飘着栀子的碎末,橘黄的汁水蜜汁般晃动着。

  我退却了一下:“孕夫喝凉茶很忌讳,特别是甘草、栀子一类的败火药材,还有茶叶也不行,茶叶喝多了对孩子发育不好!”

  “是吗?”张环停顿了一下便将我面前的茶碗取走,他拘谨而谨慎道:“孕夫真是麻烦!那你喝白水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!”我道。

  我喝白水的时候,凉茶铺来了几个魁梧、皮肤黢黑的汉子,他们大大咧咧的往我左边的位置上一座,其中一汉子便吆喝起来:“老板,大碗茶来五碗!他娘的要快!”他们一共五个人,我向说话的汉子打量,这汉子四十来岁,穿着平常人家的衣裳,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哪里异样,但我分明见他坐下的一瞬间,习惯□口往腰际按压的动作!

  再看他普通衣裳里紧紧包裹的鼓鼓肌肉和浑厚内力的嗓音,我更加确定一点,他一定是军营里的人。我忽生出向他打听丁千与消息的想法,但是这样会不会唐突了?

  我向张环道:“大哥,我这一次是非报名参军不可了!”

  张环和那几个汉子都向我看来,我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,愤恨道:“那西夏贼人占据我辽国的土地,狼子野心已非一日!我未婚夫便是番兵中的一员,我小英子面对敌寇也绝非贪生怕死之辈!我一定要报名参军!”

  “噗嗤!”汉子中的一个小年轻人忍不住喷出茶水来!张环轻笑道:“哦?看不出你这么爱国!可是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,你去了能干什么?”

  我狡黠一笑:“大哥莫要忘了我一手的好厨艺,我可以将红萝卜烧成红烧肉的味道!先将红萝卜切成一手指的条状,用面衣拌匀,放入油锅中炸至酥脆,再添加红烧酱香的汁水慢炖。当然,我还会将小青菜炒出梅菜扣肉和回锅肉的味道……”

  我听见吞咽口水的声响,还是那个小年轻调笑起来:“嘿!小英子!你的厨艺真的那么好吃吗?都三个月没吃过肉了,我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!还有你的未婚夫叫什么?”

  我赶紧咧着嘴道:“丁千与……我与他定过亲的!”

  小年轻摸了摸脑袋道:“真巧,我们上将军便叫丁千与!”

  我愣了下,想再次确认身高体重相貌等,但是我的心突突跳了起来,我宁愿真的相信就要见到丁千与了!丁千与做了上将军?这是绝对有可能的!丁千与与赵受益要好,丁家惹祸杀身,赵受益将丁千与放逐到边陲地区,偏偏也成全了丁千与想要作战杀敌的梦想!

  我腼腆笑道:“我家未婚夫又矮又胖,怎么会是上将军呢,怕是重名了!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栗子便敲在了多话小年轻的头上。打他的是中年汉子,中年汉子不满道:“让你放屁!”然后他转过脸来对我和张环凶狠道:“刚才听你说话,你小子很勇猛很牛叉!好样的!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!”

  “好啊,好啊!”我接的利索,我正求之不得呢!

  只听天杀的、魔鬼的张环的声音道:“不好吧?他是一个孕夫!”

  “我不是!”我恼怒道!

  “你是!”张环俏皮的攀上我的肩膀,“依我看你斩杀西夏贼人的梦想要破灭了!还是跟大哥我回家好好待产吧!”

  尼玛!我KAO!我的计划?

  我眼中气出泪花,我赶紧回转道:“可是那丁千与明明是我的未婚夫,就是你家上将军!”

  “嘿嘿!不好意思,我弟弟是个疯子!”张环道。一群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很有同情我的味道。

  士兵们歇罢脚便推着独轮车上路了!我真想冲上去抱住一人求他告诉丁千与我找来了!可是张环抱住了我,并且捂住了我的嘴!

  小年轻很是遗憾的向我摆摆手,“再见了,小英子!再见了,红烧肉!”

  他们走后,张环轻笑道:“我都忘记了你此行的目的了!你确定你是来找丁千与而不是找丁万紫?”

  我确实是来找丁千与的,但是难不成丁万紫也在这里?我很是诧异!

  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”张环轻蔑的笑道:“难不成想左拥右抱?丁家的男子一个也不准备放过?这确实是你的风格!”

  我的风格?还是元英哥的风格?

  “是不是啊,小英子?”张环挤出难堪的笑容!

  我吓了一跳!丁万紫?小英子?我道:“你怎么知道丁万紫的名字,我没记得我提到过!”

  “啧啧啧啧!果然是孩子的父亲,格外维护!”张环笑容不善。

  “才不是!你不要乱说!我和丁千与、丁万紫是清白的!”我和丁千与、丁万紫确实是清白的,难道我自己和谁上过床,我能不知道吗?

  “好吧,小英子!我们来谈点实际的问题!你刚才是想挺着肚子混进军营吗?我觉得你的身体状况不允许!”

  是的,此刻的我最需要的是一张大床,我想睡觉!走了个把小时,走走停停,我的腿也已经走麻了!

  “这里离军营还有多远?”我问。

  “不远了……前面便是禁区!”张环道。

  也不知道刚才我说丁千与是我未婚夫的话能否讹传道,怕是想见丁千与还需想其他的办法。我的体力不支,我对张环道:“你去看看附近可有农户出租房子?”

  “怎么?你真打算长期居住?”张环问我。

  “是的!”我实话道:“就算不能找到丁千与,我也打算找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,先将孩子生下再说!”

  好吧,我现在是平民了,我自由了!

  张环租到的房子是独院,两室一厅的主屋,外加一厢房、一厨房、一猪舍、一茅厕。我见张环扔给农户刘氏一锭金子,刘氏老脸上便挤出褶子!

  “你们随便住哈,这房子本是收拾给我大儿子娶亲用的,但是我大儿子被征兵的给抓走了!这亲事也不知道定在啥时候了!你们先住着吧!”

  走进主屋,屋子摆设简单,客厅有一张饭桌和两把凳子,土地板。主卧室一张双人床和梳妆台、一把座椅。我将风尘仆仆的外套脱下,脱掉鞋子便爬上了床。

  “我睡一会儿,亲。我好困!”

  张环捏了捏我的脸,抖落被子给我盖上,便走了出去!

  我听见张环呼喊刘氏的声音。

  “刘大姐,帮我找副纸笔来!”

  “好的,你等着啊!”是刘氏的声音。

  迷迷糊糊中,我梦到一只雪白的鸽子落下,咕咕的叫了两声,然后我便睡死了!

  我醒来的时候,天黑漆漆的,我摸了摸周遭事物,便摸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。“谁?”我喊道。

  那身体的主人伸过一只手搂住了我的脸,淡淡的龙涎香压来,亲昵的吻在我的额头!“曩霄?”我的心砰砰直跳起来!

  对方咕哝了一声,询问我道:“饿了吗?桌上有点心,我拿来喂你!”

  如果不是黑夜,我看不见,不会有假象蒙蔽我的眼,我真的以为我身边的人是曩霄而不是张环了!

  张环跳下床去,打开火折子。主屋立刻亮黄起来!张环端着一盘精致点心拿给我,他平凡的面孔略带阴影,楚楚动人让我动容!

  我饿了,便抱在怀里大口吞吃起来。

  “这点心真好吃,哪里买来的?”我问。

  “让人从西夏国快马送过来的!”张环平淡道。我吃得慢了,却也不惊奇了!我早该想到我身边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罢了!

  吃饱了,我抹抹嘴道:“我想如厕!”

  “孕夫真是麻烦!”张环道。但是我立刻反驳道:“切!就是正常人也需要撒尿的,难道你就不去撒尿?”

  “切!”

  我走到院子里,跑去茅厕的一边。当我嘘嘘完以后,厢房里的灯也亮了起来,我正在纳闷,厢房里便走出一个普通农家模样的女子!

  那女子见了我便一礼:“奴婢芸穗,见过公子!”

  芸穗?我记得郭萍萍的姐姐便是叫郭芸穗!难不成是她?

  “抬起头来!”我惊奇道。

  芸穗姑娘抬起头,趁着微弱的光线我打量了她,然后我的眉头紧紧锁起,还真的是她!但是是谁派她来的?难道是赵受益?

  “你……怎么来了?”我诧异道。

  张环双手抱胸倚在主屋的门框上嬉笑道:“呦,看见美人走不动了?”

  我是走不动了,我脱离皇宫,走到这里。难道我所经历的一切,都没有逃离赵受益的眼线吗?

  只听张环道:“这丫头服侍你惯了,我便将她掠来继续给你做使唤,可使得?”

  掠来?我确信我没有听错!但是我不傻,我嘱咐芸穗道:“早些歇息吧!”

  夜里,张环还算老实。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龙涎香总是让我产生错觉。我极力劝诫自己,他不是曩霄,因为曩霄是个色胚,每次见了我都急着拆腹,张环还算老实。

  许久没有睡过安省觉了,但是自从遇到这个假张环以后我安逸不少,至少凡事有人为我做主,我不需要为生计操心。我睁开眼,见张环平躺在我的身边,他的脚勾着我的脚让我动弹不得,我很费力才蹬开他一条腿!

  还没醒吗?但是也不像装睡,因为他眼睫没有晃动。我往他平凡的脸上凑去,为了看清楚他的真面貌,我觉得我的呼吸快要贴在他的脸上了!我之前带过面皮,我知道面皮的边界是贴在发际线和耳后的,我的手指悄悄地往他耳后探去!

  只可惜我的指甲刚触到他的耳后,张环的脖子便前倾,他的嘴巴顺势贴在了我的唇上!

  “唔……”我睁大了眼睛,真没想到他的唇如此香软!

  我推开了张环,羞道:“醒了就醒了,干嘛装睡!”

  张环懒懒的圈住我道:“被你吃豆腐的感觉真好!你还要吃吗?过来吃吧!”

  “长得这么丑,我食之无味!若是你有李曩霄的绝色之姿,我倒是可以冒冒险!”

  “他?”张环很是疑惑。“你不是最讨厌他吗?”

  我的眼前浮现出曩霄妖孽般的面庞,我失神了下。我道:“不讨厌,甚至喜欢!世间有谁不爱美色的?不过我不喜欢他的个性罢了!”

  “他什么个性?”张环问道。

  “自大!自以为是!总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!”我道。

  “那你希望他怎样?或是怎样的他你能够接受?”张环紧追不舍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!他那样也有那样的好处,很多温柔、贤惠的女人喜欢那样的男人!不适合我的,不一定会不适合别人!”我道。

  “怎么叫不适合你?你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他不适合你?更何况一个人若爱上另一个人,会为他改变很多!”

  “是吗?”此刻的张环让我丝丝心动。

  “你愿意尝试吗?如果说他愿意为你改变,你会接纳他吗?如果说他想做孩子的父亲,你愿意嫁给他吗?”

  我摇了摇头:“前提是,他若不是李元昊的话,什么都好说!”我的声音厉色一点:“如果说我让他撤兵,他愿意吗?”

  “我愿意!”张环的唇角上扬,决意道:“如果你肯嫁给我,什么都好说!撤兵是吧,我本来就没打算进攻,那只是我父亲的意愿罢了!”

  你终于承认了……你是……此时的我,身体有着微微的颤抖。

  张环抱紧了我的腰部:“你不喜欢李元昊,那我便让你远离他!我答应你,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我叫李曩霄!”

  曩霄……我真的要晕倒了!虽然他的脸还那么普通,他说话的语气那么平静。而我一直以来也确实将他当做真正的曩霄相处。但是确认他身份的那一刻,我那么的心悸。我的手指不觉覆上了他的脸……曩霄满足的闭上了眼,我颤抖着手指撕开了他的面皮……

  面皮下曩霄的脸有些苍白,但仍掩饰不住他的妩媚、诱惑。最让我失心的那一双危险的眼此刻闭合着,让我放松警惕不少!“真的是你!”我连声音都抖动起来。“可是你的眼睛怎么回事?”

  曩霄拉下我的手指吻了吻,闭着眼睛道:“拜你所赐!当日你亲口喂我吃下的毒药,你忘了吗?你害我这样,你要赔我!”

  我想起来了,那毒药是曩霄让我喂赵受益的,可是我为了救出赵受益,不得已迫害曩霄吃下,胁迫曩霄作为人质交换,才救出了赵受益!而这一切历历在目,似乎又是许久远的事了!

  “你要我怎么赔你?”我好内疚!曩霄的眼睛终因我才瞎了的!

  “嫁给我!”曩霄道。曩霄的嘴角勾出一朵花来!“嫁给我,换你做我的眼!”

  嫁给你?我笑了!我有那么好吗?一个挺着肚子的丑男,我越发自行惭愧起来!不过,不管是盛装华衣装扮下的西夏王子,还是锦衣华袍装点下的翩翩公子,还是布衣、粗布包裹下的普通男子都是那么夺目,耀眼,像一颗红宝石般贵重。

  “世间想嫁给你的男女还不够多吗?美人儿曩霄,我不想趟这趟浑水!”其实我是有些自卑吧?这样的男人放在身边,我如何能看得住呢?

  “世间男女何其多,但是与我又有什么关系?我现在最想扯上关系的就是小英子你!我想得到你,想这一天已经很久了!你注定是我的……元英!”

  呵呵!“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猎物呢?就是不知曩霄美人看中我哪一点?”我的脸上飘上红霞,我许久没有这般了,我好庆幸曩霄是个瞎子。

  可能年岁的关系,就算我再怎么动容,我的心也做出了衡量。曩霄定是看中元英哥的身子和容貌了,他自始至终喜欢的人都不是我!

  曩霄道:“觉得你很有趣!觉得你时时都想逃开,我想拿婚事拴住你罢了!”

  对于动情的人来说,听话往往听有利于自己的那一番,当我听到曩霄说的是我本人而不是元英哥的行径时,我温柔的吻住了曩霄的嘴唇。

  打个比方,曩霄好比天上的星辰,好比冰山跋涉也采不到的雪莲,而我何德何能却能轻易得到!我不是个心思复杂、深谋远虑的人,我为什么不能及时行乐呢?

  好吧,不要问我之前为什么一再拒绝赵受益,因为我不喜欢他!我也拒绝了丁万紫,同样的我不喜欢他!我喜欢的人,比如丁千与,我还没有得到过他,我喜欢曩霄,而曩霄现在就在我的身下,我想去得到了!就这么简单!

  我一直将丁千与当做丈夫的人选,因此抗拒了很多人!我贪恋曩霄的美色,却因为他和李元昊的关系,因为自身自卑和懦弱的关系,一直抗拒自己!可是现在,我掉价了!我已不再是太师府庞籍的贵公子,也不是得势又受宠的庞妃。我还怀孕了,我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?我的名誉不佳!我本是来寻找丁千与的,但是我的目的不够明确,我不知道见了他之后,我和他还能怎样?他现在虽是一个罪臣,但也戴罪立功做了上将军,有大好的前途!而我名誉不佳是小事,罪妃的罪名却是诛连的死罪!所以,本打算和士兵丁千与消隐生活的念头,我掐断了!

  我放弃了所有的杂念,放松自己,做自己,我选择曩霄做我的情人!虽然不知道这份悸动能够维持多久?但是我愿意做自己,赌一把,生活兜兜转转,没有想到我最想逃避的、最不想牵扯的人,竟是我最后选择的人!

  曩霄的滋味*,稍一点燃就像狂热的气场席卷了我!开始我还掌握主动,稍不留神便被他压榨过来,我的身体开始被他寸寸剥夺,永不满足!

  曩霄从不满足,还在逼迫我一个问题!

  “嫁给我吧!”

  我笑的妩媚,我的手鱼儿般滑入他矫健的身体里游动,我在考量,我像个买卖人一样称斤论两!当我摸到他的八块腹肌时,曩霄改了颤音道:“求你,让我娶你!”

  “不敢当!不如我们做情人,合则聚不合则散,可好?”我眯着眼睛,我稍微推了曩霄一把,我怕他一时急躁压到了我的肚子。曩霄捉了我的手,狭长的魅眼里尽是凝神的笑意。

  “不要!我李曩霄是为了娶你而来,不管你会怎样,我的初衷不变!”曩霄跪坐起身立誓道:“我,李曩霄发誓,我将一辈子忠诚于你!如果违背誓言,让我不得好死!”曩霄拉了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祈求道:“你信我一次,好吗?”

  我扑哧一声笑出泪来!我牵强的说了一个“好”字。可是,当多年后,当我回忆到这一段的时候,我觉得上苍和我开了一个玩笑!

  作者有话要说:赞成李曩霄娶元英同学的请举手?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