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第三章_裸色生香
奥读小说网 > 裸色生香 > 4第三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4第三章

  恋上你看书网

  快到宿舍的时候,我有些想小解的感觉。这会儿正是同学们洗脚上床,上茅厕的高峰岗。我咬了唇心想再憋一会儿,等人少了再去!

  走到宿舍门口,我见里面亮着灯,便蹑手蹑脚的走过去,趴在门缝往里看!我勒个去啊!丁千与此刻正垂着腿坐在床边,双臂交叉瞪着我我看哩!莫不是丁同学武艺高强,会点内功和轻功之类?

  于是我推门,可惜使劲儿推都没推开,我怒的“砰砰砰”的狠敲三声门。

  丁千与腿长,两步便走了过来,我听见顿挫的门拴拉开声,然后就是丁千与同学精瘦拉长的身板,他挡在我前面。我约莫了一下,丁同学大概有175左右,比我高了一个额头。我木着一张脸,便往前冲。

  谁知没挤进去,便被丁千与捏着我肩膀给推到了墙角。他顺手挂上门拴,然后两只炯亮的眼睛便向我逼来。

  “说!你来应天书院什么目的?你接近太子殿下什么目的?”

  我的脊背和臀部整个贴在墙上,看他一点点向我逼近。他的皮肤虽然有点黑黑的,但是五官精致,轮廓优雅……

  我记得庞籍交代我的话,接近太子,为了我们父子的前途云云。我KAO,还能怎样?不就是附炎趋势、巴结权贵呗!

  丁千与见我紧绷着一张嘴做沉思状,他的右臂便砸在了墙上,我的眼刷的往我的左边看去,这样的丁千与同学还是颇有气势嘛!这样子……这样子有没有我被压倒的感觉?

  我嘿嘿一笑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!我抓了抓头道:“我来应天书院就是上学啊,顺便……泡马子!”

  小爷我泡妞还不行吗?没见这应天书院有好多漂亮的女生啊?

  丁千与的眉毛厌恶的收紧,牙齿紧紧咬着性感的嘴巴,拳头也在收紧。我倒是想笑了,莫不是丁同学怕是我不老实招供,想来点武力压榨?不就是逼我交代想巴结太子的事实嘛!

  半晌,丁千与骂道:“太子殿下不会看上你的!他心地纯良,不知道你原本是个什么人罢了!你……不清白!”

  不清白?哼!我前世也算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情场高手,何况我这身子的原主人可是好色之徒、男女通吃!你还指望我清白?何况我现在是一男人!要清白做吃做喝?想到这里,我倒是要气气丁同学才好。

  我眯起弯弯眼,一脸坏笑道:“你这么关心太子殿下,莫不是你和他……”断袖之癖?我笑的更为YD,然后给了他一记我全知晓了,你丫的就不要掩饰了的表情。

  丁千与的眉毛眼睛抖动起来,拳头紧了又紧。我吓得闭了嘴。不会吧,难道被我乱说一通说对了?

  丁千与性感的嘴巴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蹦道:“我不像某些人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择手段!你和你爹一样,是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啊?”我大叫道。历史上记载,庞太师就是一个宦官。这宦官哪朝哪代都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我一想到庞籍那貌美如花的脸蛋和吹弹可破的肌肤,天呀……这庞籍不会和皇帝有一腿吧?我转了话音,笑道:“是又怎样,我就是对太子殿下有意思!”

  兴你勾引小正太,和小正太OOXX,不许我意淫一下啊?

  “你妄想!”丁千与暴怒起来,一下子逼近了我,将我整个臀部贴上了墙。他提着我弱小的肩膀就像提起了小鸡子。

  “我是不允许你祸乱朝廷的!尽早断了你做皇妃、做宦臣的梦吧!有其父必有其子!我会死死的盯着你的!”

  我赶紧安慰道:“好说好说,你先放我下来,我让你监视着就是了……”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服软还不行吗?

  我乖乖的爬上床去,可是我倒在床上睡得极不踏实,因为我尿急憋得难受。我便翻来覆去的倒腾,我听见那边咬牙切齿的声音,没办法,我就是知道丁同学不爽我啊!

  我实在憋不下去了,便爬了起来。我刚坐起来,丁千与就一下子也坐了起来,一脸谨慎的望着我。我狗腿的笑笑,用极其柔软的声音道:“我尿急,我去小解,你不会也要跟着吧?”

  丁千与闻声便倒在了床上,我提了鞋子,提着裤子便跑了出去。寻到了茅厕,我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,便掏出小棍子。嘘嘘嘘~~一阵水声后,我舒服的穿好裤子,也懒得计较做男人和做女人的区别了!做人嘛,要向前看,要学会适应嘛!

  我刚走出茅厕没几步,便听到了类似摩擦、撞击、嘿咻的声音?不会吧?有人乱搞跑到茅厕附近搞?我竖起耳朵仔细听,这分明就是一男一女欢爱的声音啊!不过,没听到女人的哼唧声,倒是听到那男的娇媚的不成样子,那声音嗲的快让我起鸡皮疙瘩了!

  我很想逃走,但是迈出一脚又收回来了!不会打搅人家尽兴吧?万一惊扰人家,那男人从此阳痿了,多不好啊?我耐住性子,口观鼻、鼻观心像个木桩子伫在那里!

  还一会儿,那男的终于嘶吼一声,完成了任务。我也松了一口气。但是下面的对话,让我着实吓了一跳。

  一男的说:“还满意吧?比那XXX强百倍吧?是不是还想要一次?”

  另一男的娇媚的说:“嗯……我们再来吧,这一次换我做攻……”

  此时不逃,还等何时?我的脸那个红啊!这种变态的事情都被我遇到了!我一直觉得男男相恋都是*小说里写的,就是现实有也不会这么香艳裸色!更何况,这是宋朝啊,宋朝重文轻武,特别注重思想礼仪,这种不正之风是从哪里吹过来的?莫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?皇帝好男色?我一想到丁同学和小正太也是有一腿的,我整个人如遭雷击!我的天,真被我说中了?

  我逃回宿舍的时候,见丁千与正挡在门口像个门神般屹立着。他的脸像死神般庄严肃莫。我听见地狱里爬出来的声音。“你没在茅厕,你在哪里?都做了什么事!”

  不会吧?这厮许是等不到我,追踪到茅厕去了?不会是听到俩男的嘿咻以为我乱搞吧?我硬着头皮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撞到了!不就是那点事儿嘛!丁同学又不是没做过……”我打了个哈欠,从他精壮的身边绕过去,“我睡了啊,运动了半天,累死了!”

  身后凉了半天,然后我听到丁同学抖擞着双手摸门拴,我在想他是不是考虑上门闩与否万一我扑过去JQ他?那可怎么办?怎么办?

  我越想越想笑!都忍的抓被子挠床了,我纠结的打滚啊打滚!

  早上我睁开眼,啊!一夜好眠!我往丁千与的床位瞄去,咦,人呢?这厮起的这么早?我爬起来,跑去茅厕蹲厕所,没想到这身体竟和我以前一样,早上要解决干净。

  上茅厕的同学很多,需要排队。我往前看了看,大概需要等七八个人。我便忍着臭气,排队。真怀念现代高科技的冲水马桶啊!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现在正处在经济与文化繁荣的宋朝。后人曾评价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宋朝的经济繁荣程度可谓前所未有,农业、印刷业、造纸业、丝织业、制瓷业均有重大发展。精神文化方面,唐宋散文八大家中,宋人占了六家。词达到全盛。宋仁宗赵祯时代的知名人士有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、王安石、司马光、苏轼、苏辙、包拯、张尧佐、王德用、王素、刘永、岳飞、杨家将等。

  终于轮到我了,我放下竹席帘子,脱了裤子开始蹲茅厕。茅厕旁边备有净手纸。我惊讶了一下,我裤兜里还揣着书本纸呢,没想到宋代还挺文明的,上厕所还备有手纸。

  上完厕所,我回宿舍端脸盆去终南苑院子里压水,洗脸,简易刷牙。正刷牙呢,见丁千与一脸热汗的跑了回来。见他穿着青黑色的练功衣,应该是早练去了!不错,不错,明天也跟着他去跑几圈啊!前世由于饮食、环境等问题,我的身体一直不好,贫血、胃寒,疲倦乏力,经常吃中药调理也不见好。如今换了身体,还不好好爱惜,早早锻炼身体为好。

  丁千与端着脸盆和毛巾走了过来,也没搭理我。倒是我很狗腿的讨好他。

  “我给你压水啊!你一身臭汗,赶紧洗洗啊!”

  丁千与根本不睬我,将脸盆一搁,便将我挤开,自己压水。

  我一脸清爽的站在旁边,反正也无事,就等他一下。倒是丁千与不爽的看我一眼,背过身去蹲□子呼啦啦的撩水洗脸。我盯着他的肩膀背部偷偷的流口水。其实我不喜欢壮男,我就喜欢有一点肌肉然后高高瘦瘦的男生,我在想,丁同学脱了衣服身材一定很棒!

  丁千与忽然扭过头来看我一眼,他恼的一下子将毛巾摔进脸盆里,整张脸都红了!

  肿么了?他后面长眼睛了?不就是意淫一下嘛,又少不了一块肉!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?我嬉笑着上前准备攀了他的肩膀准备一道回宿舍,丁同学更是洪水猛兽似的躲开了我,吓得声音都颤了!

  “别……碰我!”

  我悻悻收回了手,怕是我这人名声不好,有脏病啥地?

  吃饭喽,我往饭堂赶去。刚走到宿舍与食堂的交叉口,便见小正太赵受益背着手冲着我腼腆的笑呢!莫不是在等我?我有点受宠若惊啊,我赶紧赶了上去!

  “吃饭啊?一起走吧?”我大大方方道。就好像忽然遇到个熟人,我说,啊,你也在啊,一起走吧!

  赵受益和我并排走在一起,我尽量挺胸抬头,倒是赵受益像个小媳妇一样收着下巴,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。

  我有些疑问,但是结合了历史上对宋仁宗赵祯的评价:仁宗13岁即位。在位42年,是南北宋时期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。仁宗早年生活在养母刘太后阴影之下,作为一个守成之君,能守祖宗法度,性情文弱温厚,其武功谋略不及宋太祖赵匡胤,在与西夏王朝的长期对峙中表现平平,宋王朝屡战屡败,军事上处于弱势地位。对啊,眼前这个13岁的孩子,一直在养母刘太后的淫威之下长大,就是亲政以后,刘太后还垂帘听政长达11年。他的生母是李氏,当时,刘妃和李妃都怀了孕,很显然,谁生了儿子,谁就有可能立为正宫。刘妃久怀嫉妒之心,唯恐李妃生了儿子被立为皇后,于是与宫中总管都堂郭槐定计,在接生婆的配合下,趁李妃分娩时,由于血晕而人事不知之机,将一狸猫剥去皮毛,血淋淋,光油油地换走了刚出世的孩子。刘妃命宫\女寇珠勒死太子,寇珠于心不忍,暗中将太子交付宦官陈琳,陈琳将太子装在提盒中送至八贤王处抚养。再说真宗看到被剥了皮的狸猫,以为李妃产下了一个妖物,乃将其贬入冷宫。不久,刘妃临产,生了个儿子,被立为太子,刘妃也被册立为皇后。谁知六年后,刘后之子病夭。真宗再无子嗣,就将其皇兄八贤王之子,实为当年被换走的孩子收为义子,并立为太子。

  我从昨天放置的地方取了碗,由于昨天提到修葺蓄水池一事,我对眼前的事物比如住的房子、地板、洗脸用的脸盆、现在吃饭用的碗都特别留意了。我现在拿的碗比起现代的碗笨重许多。直径14公分,高5公分,青灰色釉。赵受益见我对瓷碗感兴趣,便道:“你在看什么?这碗不干净吗?”

  我赶紧笑笑抢着去盛饭,总不能让太子殿下排队打饭吧?他的保镖丁千与不在,我要肩负起保护太子的职责啊!咳咳,不是不在,是在我后面。我的脸随即冷了下来。

  我打饭的时候,赵受益占了位置,打了饭我和他脸对脸的吃饭,谁也没说话。

  洗碗的时候,我见几个工匠过来了,工头正指挥着说要在附近建一个蓄水池。小正太下手挺快嘛!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想,这也是一代仁君啊!

  赵受益问我:“我见你不喜欢千与兄,以后我和你在一起便不要他跟着了!”

  这样啊,利用职权?我点头,说:“好的!”

  这一次是赵受益压水,我刷碗。这一点我这样想啊,皇子们平日都是脑力劳动,稍微做点体力劳动,劳逸结合一下也好。不过对于赵受益第一次压水来说,他乐坏了!小胳膊小腿一直在用力,泉水从地下源源不断的被引上来,他感到很有成就感。

  至于赵受益为何和我做朋友,我觉得吧,一来我们年岁相当。他13岁,我15岁。二来我不像其他同学那么怕他,疏远他。第三,我支持他的所有行动,给他绝对的自由!

  洗完了碗,赵受益再一次邀我游园。我想反正还有两日报名时间,然后才开学。现下无事可做,总不能回宿舍面对丁千与那张臭脸吧?

  金秋十月,阳光依旧明媚,绿树葱郁。赵受益扬起曼妙的笑脸,巴掌大的小脸上泛着梨涡。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打在他的脸上,格外灿烂。我们一路走,他一路仰起脸来冲我甜腻的笑。

  我也冲他笑笑。在这个干净的同学年代,我忽然想起我那段纯真的初恋,本科时,我主动追求了我们系的高材生XX,别人的爱都是初中、高中时,我却为了升学压力一直没谈过男朋友。我觉得我动了心,便主动对他说,我很喜欢你,你做我男朋友吧?那时候我也是我们系的系花,是的,我长得很漂亮,高挑的个子,白皮肤,大眼睛,是个阳光明媚的现代女孩儿……

  那个男生很腼腆,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刻答应我,不过后来我们还是在一起了……我甜蜜的看着赵受益,怎么就忽然想到了这个呢?

  “是他!就是他!我昨天就是看到他仓皇的逃了出来,他乱搞同学关系!”身后乱糟糟的走近一群人,严夫子竟也在其中。有一个懦弱的男同学将颤抖的手指指向了我!

  “什么?”我惊讶的问。什么乱搞同学关系?难不成和赵受益游园也不行啊?

  严夫子走了出来,看到赵受益就在我身边,惊愕了一下。

  那个制造还断的懦弱男同学,指着我说道:“就是他!就是他搞大杜瑶瑶的肚子的!”

  我站了出来,不由笑道:“这位同学,你认错人了吧?我昨日刚入校,一直呆在宿舍没出去。再说你说的杜瑶瑶我根本不认识!”

  那同学竟是胆子大了起来,可能有严夫子撑腰吧!

  “我亲眼看到的,还有假?昨夜亥时我见他急急忙忙从茅厕方向跑出来,紧接着杜瑶瑶便走出来了!”

  原来是这个事啊?我睁大了眼睛百口莫辩。

  倒是赵受益站了出来道:“元英同学不是一直呆在宿舍没出来吗?找他同宿舍的丁千与同学一问不就知道了吗?”

  我KAO!这一次麻烦大了,这是我的第一直觉。严夫子点了点头,有同学便飞快去找丁千与前来对质了!

  作者有话要说:白天上班,写一点发一点,一般晚上大更!亲们收藏本章节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