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VIP_裸色生香
奥读小说网 > 裸色生香 > 28VIP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8VIP

  恋上你看书网

  我来到客厅,确见丁万紫稳重的坐在那里,乍一看风华正茂、气度非凡。他见我很快便跑过来了,幽深的瞳孔眯了一下,嘴角挤出恨意的笑容。在我印象里,丁万紫就是和我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,就是非一路人。他太正统、庄重、庄严……不过前一段子他不是也出入青楼吗?这么说来他还有些道貌岸然?

  我是主人,便直接入座。我堆积笑脸道:“万紫兄是来找我的?有什么事吗?”

  丁万紫阑珊未尽的眼便瞟向了我,恨意更足,讥笑道:“你不正等着我来找你吗?”

  矮油?这话说得,我哪敢劳您大驾啊!我眯起了眼,“嘿嘿”笑了两声。随即想他可是为了我和丁千与的婚事来的?便赶紧道:“万紫兄今日来可是商议太师府将出多少彩礼钱?”

  丁万紫的样子变了,整张脸都扭曲起来!他压着嗓子道:“庞元英!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,你若是想拿千与来激我,我觉得没有必要!你和千与的婚事……我会向父亲说明,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!你……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?”

  “什么?”我吃惊了下,明显的听不懂丁万紫再说什么!难道他不同意我和丁千与的婚事,想搞破坏?

  我沉下脸道:“万紫兄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我与千与两情相悦、情投意合,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爱人,更何况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你也管得……”

  我的嘴巴哆嗦了下,毕竟是丁千与的大哥,我又是迎娶的一方,我不能太不懂礼数是不?我转了笑脸道:“还望大哥在岳父面前多说好话!待千与过了门我定会一心一意的待他,虽然我以前的名声不好,但那只代表以前,不代表我现在啊!你觉得我最近表现如何?是不是改了许多?”

  我正欲表现下去,丁万紫便怒不可赦的站了起来!他的双眼迸射出火光来,怒斥我道:“庞元英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我问你……”

  我吓得竖起了耳朵。丁万紫道:“你将婚事给退了!我便给你机会!”

  我自是不能退步,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和丁千与在一起,无论如何我都要争取下去!“不!这门婚事不能退!”我咬着牙道。

  “不能退?”丁万紫向我逼近了一步,他高大的身影覆盖在我的头顶。我的手腕被他抓住扯向一边,我的脸便腾地红了!

  丁万紫挺男人的,很有气势,这架势分明很有暧昧。

  丁万紫依旧逼迫我道:“去将婚事退了……我娶你!”

  我的胸口被炸开,我的手腕扯动一下没有撤回,我的脸发烧,我抬起眼看丁万紫,只见他的脸放大数倍的瞪着我,不容我拒绝,我干涩的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你先放开我,有话好好说……”我像只撒谎的小羊羔,我极力想挣脱钳制。我哭笑不得,丁万紫为毛忽然大变性情了?为毛这样对我?我终于明白了他之前的话,什么拿千与来激他?你误会了老兄,我真的是哭笑不得!

  “小弟不才,蒙兄长不弃!”我道:“可是那都是之前的事了,我和你之间……我都忘了!之前的事多有荒唐,依我看过去了就算了吧?”

  “都过去了?”丁万紫的眼前恍惚了下,如遭重击。他不相信的大笑起来:“这种事情也能忘记?你可真是……淫\贱!”

  尼玛,骂谁□呢?我脸上抽搐,不过我就当他骂元英哥吧,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,我这是盖上元英哥有污点的戳,永远也洗不清了!不过元英哥怎么就爱上丁万紫呢?我对元英哥的审美观表示怀疑!失神之际,丁万紫失控的将我扯进了怀里,他将头一低,闭上眼便欺负上我的唇……

  他的动作痴狂,让我没反应过来……他湿热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,舌头湿滑趁我微微张嘴之际搅拌起来,我推不开他,我睁大了眼看他皱紧的眉头,紧闭的双眼。我急的: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  我终于推开了他,推开了这个情绪失控的疯子!他不会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?他在报复我移情别恋吗?疯子!简直就是疯子!

  我红肿着嘴唇,气的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!庞籍在此时走了上来,上来就给了丁万紫一拳!丁万紫偏过脸去,他的嘴角渗出血来!

  “滚!”庞籍尖着声音道。

  丁万紫哆嗦着嘴唇,他迷茫的看向我,似在征求我最后的意见。我将庞籍抱住,赶紧向丁万紫使了个眼色,“你快走啊!还愣着干什么?”

  丁万紫擦掉嘴上的血渍,YD的笑笑,向我道:“今晚我在廖四酒楼等你,不见不散!”

  廖四酒楼?莫不就是上次丁万紫请我吃酒的地方?好似有点印象……

  丁万紫走后,庞籍还阴沉着脸,他背对我时,我感到有些沉重!我尴尬的解释道:“父亲误会了!我和丁万紫并没有什么,父亲莫要误会!”

  庞籍转过身来,冷笑了一声,“我能误会什么!刚才是为父冲动了,破坏了你二人的好事!”

  “哪里有……”我脸上难堪,刚才的一切庞籍都看到了,我只怕越解释越乱!庞籍道:“今天一天哪里都不准去!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了……”我不假思索道。

  庞籍道:“父亲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,你痴迷的人不一定是真正适合你的人!有时候爱一个人反而让自己更加痛苦!你好自为之!”

  “谨遵父亲教诲!”我道。

  庞籍走后,我摸上自己红透的脸颊和生疼的嘴唇,我的腮帮子鼓了起来,刚才发生了什么吗?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,不然我不会苦恼。我苦恼的是,丁万紫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他想反过来追我?

  我等了一天也没见丁千与来找我,也可能丁千与被太师府管家拒之门外了!到了傍晚时分,我想到了和丁万紫的约会,心思便活动起来。要不要去廖四酒楼见丁万紫一面?有什么事情都和他讲清楚?我兀自摇了摇头,心想还是算了吧,此事还是不了了之的好!既然不愿意,何必牵扯太多呢?想来想去,我便提笔写了封书信,大意就是一切向前看,我们还是朋友的话!署名罢笔之后,我便笑了,说什么做朋友,我看做小舅子倒是真的!

  这一天无趣,晚饭的时候,庞籍将我叫去,我恐怕他是不放心我,有意想和我说事。当我去饭厅的时候,见庞籍怀里正坐着个十三四岁、陌生面孔的男娃儿,庞籍见我来了也没搭理,只是全神贯注放在男娃儿身上,抚摸男娃儿纤细的手指玩弄。

  男娃儿长的不赖,不得不说庞籍的眼光一向很挑,他看中的男孩子一般都是未长成的,羞涩的处子。此情此景饶是腐坏的我,也不免脸红。

  “先吃饭吧!”庞籍对我道。

  我中规中矩的坐下,晚饭有我爱吃的糖醋排骨,我用尖牙咬碎脆骨吃掉,发出吃肉的声音。另一边,一场萎靡之筵也拉开了帷幕,男娃儿胸前的裹胸被庞籍用牙咬掉,露出小荷般的尖尖乳……

  不用看,只用听细小的动静便知道下面发生的事……男娃儿裸\露着半个肩头,整个人瑟瑟发抖起来!又来了……这种感觉很奇妙?我很自然的联想到庞籍亲吻我的场面上,我那时也颤抖个不停,双手攀着他使不上力气,浑身似纾解又紧绷。

  男娃儿发出细密的S/吟,一丝丝的碎音像小猫一样可怜的叫着。我胡乱吃两口饭,便站起来用洁布擦了嘴。我想说我吃饱了,先走了!但是又觉得嗓子干涩,这时候说话岂不大煞风景?便规矩的退下了……

  待我出了饭厅,我的右腿一软差点跌倒,我扯开衣领一些,让冷风灌入,过了好久我的身体依旧高温不下,我在排除了我误食□的可能,便觉得可能是生理需要,想那个了……我讪讪的回到闺房,将门窗什么都关严实了,便拉住被子盖住了头。我的小棍子撑得高高的,很委屈的憋在亵裤里,我的手摸进亵裤里将小棍子头部翻上。我瞪着眼看着帷幔顶端,我刚才摸小棍子的时候,很敏\感。我又用手摸了一下,轻轻柔柔的抚摸小棍子头部,和冠状沟附近。我闭上眼,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庞籍香汗淋漓的脸和骨架均匀的上半身……我想着是他来抚\弄我的小棍子,他的舌填入我的嘴……我手下撸动的动作越来越快,我喘着粗气泄了一手出来!

  我将裙衫连带着浊物一起丢下床,便什么也不愿去想的睡去!睡了一会儿便有人敲门,是庞籍的声音,“元英,你开门!”

  怎么了?我卷了件外袍,瑟缩的跑去开门。我打开门,一股寒风灌入,庞籍冻得一下子抱住了我。黑暗里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闻到他满身的酒气。“父亲喝醉了?”我问。

  庞籍大手一摸,便摸到我外袍下空无一物的身体,他将我卷抱起来往床上放。我和他一起跌倒在床上,我推拒着他道:“有什么急事吗?父亲?”

  我的心“突突”加速起来,庞籍抱紧了我,瑟瑟发抖道:“我冷!”

  这是酒劲儿发作后,醉酒的表现形式之一。我只得伸出手将棉被扯过,连同我和他一起包裹住。被窝内有我身上的余温,我的身体也很暖,庞籍很受用,乖乖的抱着我睡了!我以为他睡着了,便蠕动了下,谁知我刚坐起来,庞籍便拉过我的腿蛮力的将我扯下。我红着脸道:“父亲,我去关门,门还没关,冷……”

  “乖乖呆着,我去!”庞籍撑着身子爬了起来,东倒西歪的去关门。他关了门便很主动的爬进被窝楼我的腰。这怎么行?我怎么能和庞籍睡一张床呢?之前我极力将他当做父亲,当做亲人,从未敢亵渎,但是现在我明显感受到了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需要。

  “芮儿!”庞籍喊道,他在喊谁?他又将我当做了谁?我觉得十分危险的时候,想挣脱已经晚了,我的双手被抬过固定在头顶,庞籍的一条腿将我下/身压住。他伸手将帷幔一把扯下,“刺啦”在嘴里咬碎了便绑住了我的手腕……我猛的惊醒,我大声的喊叫起来!

  “父亲!我是元英!”

  庞籍的大掌便掩盖住了我的嘴,他颓败笑道:“我知道……你是芮儿!”

  又是芮儿,芮儿到底是谁?所有的惶恐向我袭来……庞籍翻身将我完完整整的压下,他的手移向我的胸口,他的嘴便压住了我的嘴。

  我的乳\尖被他轻轻一弄,身体便止不住颤抖起来!我痛苦难耐的哭了,我想到了强\暴二字,但是我的身体分明在背叛我,庞籍上好的技术让我甘拜下风!

  那是一拨又一拨快活的生死体验,极乐未央。我在他的口中,指下翩飞着宛如一只妖娥。我的身体从最初的抗拒变得绵软、缠绵,我的呼吸从细微变得有声。不知为何,紧紧是接吻和弄乳,我便不堪的泄了……我羞耻的软在原地,像条烂鱼。

  庞籍在我耳边呢喃:“芮儿,你真懒!来摸一摸我!”我的手被他带过,透过袍子摸他桂花香的身子。没想到庞籍看起来清瘦,摸起来胸前倒挺有料。我的手一打滑,他便淫/叫出声:“芮儿,我还要!”

  今晚我泄了两次,我太累了!我红着脸咕哝一声。庞籍抬起我一条白腿架在肩头,摸索着帮我清理浊液……我扭过脸去,我的小棍子被他抚来抚去!庞籍发出妩媚的音色:“芮儿,你还是这么不行,换我上你吧?”

  “不!”我干涩的拒绝着,我的眼内真的藏有泪花。庞籍,你一定认错人了,对吧?我不是芮儿,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庞元英!但……庞籍抓过枕头垫在我的腰下,将我一条白腿高高抬起、分开,便开始抚摸我的蛋蛋和菊花。蛋蛋太敏感了……被抚摸的感觉异样,我的小棍子抑制不住的长大起来……

  菊花也很敏感,被他的一根手指穿透,痒的厉害……我从来不知菊花内是有G点的,他的食指每戳一次G点,我的小棍子便抖擞个不停,渐渐有液体渗出……

  “芮儿,你这里怎么这么紧?这么敏感?”庞籍分开腿跪坐在我的下方,他撩开袍子便将他的那物对准了我的菊花……我的胯部被他提在腋下,我的身子向下滑去……

  进入了一些,我有些疼,庞籍退出。他将我小棍子溢出的液体抹在我的菊花上做滋润,再一次推入!进与不进就在一瞬间,而我和他的关系已经不能回去了……我的身体已不是纯洁的,已曾经在某一个黑暗空间肆意妄为过,面对情\欲诱惑,我总是哭着拒绝,又求着人家要我,我下贱,我不要脸……

  庞籍快要撑爆我了,他发出满足的□。他不够怜惜,直没底端,又抽回。反复尝试着一个动作,每一次推入都让我有想大便的感觉,我深深的喘息着,小棍子不断溢出液体……

  待滑顺一些,庞籍便攀着我的双腿,将我压在身下,这个动作更深,让我有想呕吐的感觉……庞籍停顿一下对我道:“第一次就是有点不适应,全身放松,将□松开……”

  我照做,我呼出一口气,将菊花松开。庞籍道:“将自己想象成为一条鱼或是一只舟船,紧紧的攀着我,将自己交付给我!”

  我将自己想象成为一条鱼,想象自己自由徜徉在深水中……庞籍向我冲浪,将我一波一波的推向某一个点上,我鱼跃起来……我的眼前出现一道白光,仿佛是天界的绿光,我跨了过去……

  一道浊液喷射在我的脸上,流进我的嘴里。我全身抽搐着,宫内有处不断收紧的地方,有些疼……

  我的手臂被解下,我的身体被推倒在一侧,庞籍从后面抱住了我,和我蜷缩在一起。我以为他累了,需要休息,谁知……后半夜又不知要了我几回……

  我觉得我今生不会再嫁人了……这一次和上一次的身体背叛,让我看不清自己……因为庞籍上我的时候,我竟然是情愿的……

  《夫君个个都是狼》、《青妖》作者专栏可看!定制印刷里包括VIP章节和河蟹部分。定制印刷第一批次开始报名...还差2个人就能印刷了,亲们都来捧个场吧?

  作者有话要说:《夫君个个都是狼》这部书,是红极一时的网络红文,很经典。定制印刷里包括VIP章节和河蟹部分。定制印刷第一批次开始报名...还差2个人就能印刷了,亲们都来捧个场吧?

  庞籍从后面抱住了我,和我蜷缩在一起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