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第一章_裸色生香
奥读小说网 > 裸色生香 > 2第一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第一章

  恋上你看书网

  2012年12月21日,世界末日论的狂热分子们言之凿凿地宣称,这就是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走到尽头的日子。可是就在前一日,作为大龄腐女的我,为了解救一个闯红灯的三岁女娃儿被私家车给撞了!真不巧啊,没能亲眼论证世界末日论的真假,就这么没了?还有我写了十二万字马上上架的*小说,我保证读者的一上架马上开启H!亲们,我真的没有失约啊,我听见无数敲桌子、摔键盘的声音,说:乃不想混了吧,惹恼了祖宗们,男主做攻你做受!我KAO,爆——你——菊——花!

  红绡帐暖,流苏轻摇,一声声滑嫩之音流泻而出,一绝妙女子摇动莲臀,一手隔着肚兜抚弄椒乳,一手按在我的小腹下三寸之处。

  这感觉……怎么不太一样?之前我高\潮的时候都是子宫收缩,不断收紧。而这一次,为何又一泻千里的豪放感觉?我睁开了眼,然后我被吓到了!天——天啊!我的身上正骑着个女人,那女人见我睁开眼,竟是三分娇媚七分羞涩的笑笑。

  “公子,满意乎?”

  我瞪大了眼睛,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。

  女人从我身上爬下来,羞答答的坐在了一边,便用早已准备的好的绢帕擦拭我的……我一下子弓起身子,支起半个身子,看向我的下半身?

  哦也,你猜对了!我穿越了!并且变成一男的了!我的下\身正软趴趴的倒在一边……

  那是一种干呕又呕不出来的感觉,女人的手刚触到我的……以后就称小棍子吧!我便一下子弹跳起来,双腿夹紧,拉过床里侧大红被褥盖住胸前往下部位。不小心我还瞄到了我36罩杯的大胸此刻化为两个粉红色的小茱萸。我的脸色,震惊程度、扭曲程度可想而知?

  “公子?你怎么了?”女人也被惊吓住了,吊起绢帕的手高举着,嘴巴O型。

  我苦逼着一张脸,这才开始打量我所处的环境。透过红绡帐子,依稀看到外面价值不菲的古董花瓶、雕花窗棂、梨花木桌椅、墙壁上悬挂着的水墨画、书桌上的倒垂着的狼毫笔、摆放整齐的大K宣纸、册子等,还有我眼前这张绝色的有很古典的美人脸。她的头顶盘着古时少女特有的发辫,雪色的肌肤映衬着嫣红的莲花肚兜……

  “公子,你怎么了?”女人有些急了,身子向我倾来,很想抓住我的肩膀。我朝她一瞪眼:“别动!拿开你的……手!”

  丫的你的手刚才摸了我的小棍子,我的脸再一次的扭曲,问她。

  “你是?”

  你是谁啊?难不成是这具身子主人的妻子?妾室?

  女人可怜的低下眉弯,咬着嘴唇道:“公子一定不记得奴家了,奴家莲花……”

  这话说得?难不成这句身子的主人很是多情?见一个爱一个?最后连到底上了谁都不认得啦?

  我只得说道:“好像忘了……”

  女人悲催,挺秀的鼻子一吸,漂亮的大眼里便溢出水来。

  “别别别啊!”我又些不知所措起来,虽然上辈子是个女人,但也是个没脸没皮的女人,我还真看不惯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美人,我叹口气,只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哄她,而是了解路况信息。这是哪里?哪个朝代?我是谁?我叫什么?

  “你先起来,去帮我找身衣服穿上!”我冷了脸道。

  莲花小妹小心避讳的从我脚边翻过,极不好意思的勾起散落地上的衣裳,背对着我急急的穿上。又麻利而熟悉的从衣柜里为我取来了一套男款新衣。

  我已经接受了作为男人的现实,其实还没有接受,咳……我忽然想起我勇敢的向小女娃儿扑去的那一刻,我将小女娃儿推向车外,车头便狠狠的压在了我的身上……我倒抽了一口凉气,不管怎么说,我这是捡回了一条命了,要惜福啊!

  “公子……公子……”莲花小妹捧着衣裳站在我跟前,也不知唤了第几声了,才将我的魂给叫回来。

  我黑着脸道:“又怎么了!要不是你!”我脑筋一转,决定吓一吓她,话说古人不都迷信吗?“要不是你,我也不会失忆!”

  “失忆?”莲花小妹明显听不懂,不过大概就是不好的话吧,她更是紧张了!

  我抚上太阳穴使尽的揉了揉,没好气道:“还不是你做的时候太用力,压迫住了我的脑神经,那种时候……就是*的时候最容易走火入魔,我现在……什么也记不得了!”

  这个理由……确实有点高深莫测啊,莲花小妹的泪珠儿终于滚落了下来,她戚戚道:“怪不得公子不认得奴家了!公子从老爷那里将奴家救了出来,不就是为了这一天,要奴家以身相许的吗?”

  我继续揉着太阳穴,“你继续说!”难不成我还有个更为禽兽的爹吗?

  “奴家一开始也是不从的,可是公子说,与其被老爷……不如跟着公子,做公子的人……”

  我咳嗽了一声,“你可以说点别的了!比如我爹是谁?我又是谁?”我看了她一眼,笑的阴森森的,“你害我成了这个样子,你可要负责啊!”

  以下是我从莲花小妹搜刮来的可靠情报:

  这具男身的主人叫庞元英,现年15岁,其爹是当朝庞太师,他是独子,上有一皇贵妃的家姐。朝代宋真宗年间,皇帝赵恒,都城汴梁。

  以下是我的生平简介:

  女,张艳夙,30岁,因性格不合,志向不投和N任男友,皆和平分手,至今未婚。曾做过电台DJ,报社记者,有氧健身教练,网络写手等。最大的心愿就是那连载了十二万字的*小说,即将上架,多么希望订阅高升,富可买楼啊!

  这便是我那禽兽爹爹?我晕,好美一男银!莲花小妹将我从YD中拉了回来,她伏在地上叩喊道:“奴婢给老爷请安!”

  禽兽爹爹,大名庞籍,当朝太师。虽说这太师是虚晃之职,也是位高权重吧?庞籍见了我与莲花小妹,俊秀的眉毛秀做一团。我正在纳闷他怎么来了?莫不是来捉奸在床的?便听庞籍道:“元英,父亲不是让你收拾行囊去应天书院上学吗?明天是报道的第一天,你都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  应天书院?上学?我的脑袋一下子大了!人家穿来都是好吃好喝,美男多多。我变成个男人不说,还要重返校园?十年寒窗苦读,我都快倒胃酸了!此刻我那脸色啊,是黑的!

  “元英!”庞籍耐着性子道:“你放心,这莲花既是你的人了,父亲便不会……咳咳!元英乖啊,明天上学堂一定要尊敬夫子,团结同学!要知道能去应天书院上学的都是京城高官子弟,莫要再仗着父亲的权位,做些欺人凌弱之事!还有……”庞籍还算亲和的眼睛突然凌厉起来,他扫过莲花小妹,莲花小妹赶紧退出去。

  庞籍道:“据可靠消息,太子也在其中。这可是关乎你我父子身家前途的大事,一定记紧了!”庞籍是趴在我耳边交代的,我怎么闻着有一股特殊的说不上来的香味,挺好闻的!

  待他离开一点,我赶紧正色的应下。心想,这个爹爹怪年轻啊,古代都成亲的早,庞籍最多30岁吧?

  庞籍走后,莲花小妹再也没回来过,倒是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妖艳美男,我呆滞了一下!他的那双凤目分明有毒,看过便难忘!又好比一下子看到国际范儿巨星被电到的感觉。他三分倦意的看向我,那一眼,差一点让我生出鸡皮疙瘩来。

  美男懒懒道:“莲花的味道可好?比起曩霄我呢?”

  我是倒抽了一口冷气,这才晓得原身子这个主人是男女通吃的!

  “公子怎么是这种表情?不过我是不会吃醋的,我一直牢记公子说过的话,无论你宠爱多少女子与男子,对曩霄的感受都是特别的!你会纳我为妾的,是吧?”

  我倚着梁柱,抽风的看着他,只觉得话里虚伪。这一次我可不敢点头啊,听他说什么了?纳他为妾?我变态吧我!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特地的将门拴钉死,我是真怕再爬出一两个和我有暧昧的人士,曾经的那个他对不住人家,可那些不是我干的啊,我虽然是腐女,但不代表我来者不拒,凡事也讲究个你情我愿、随缘吧?果真,这一晚我说的极不安生,净是梦见我死前那一刻的惨状。早上天微微发白,我便爬了起来摸索着穿好衣裳,打开了门。

  曩霄就倚在门边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,“早啊,曩霄!”我嬉笑了下,对我原主人的枕边人也不能太冷淡是不?

  曩霄也没说话,倦着眼走了进来。我刚想回过身,便觉得后面一个拥抱,吓得我僵住了!曩霄竟然在我腰间动了起来,他的动作优雅且缠绵,我这才知道,这古代的衣裳我穿不好,他再帮我系带子呢!

  嗯?我仰头看天之际,曩霄已经将我的包袱提了出来。他走到了我的前面讥讽道。

  “走吧,公子,你能起早,真是难得啊!”

  原来此去应天书院马车行驶,需走多半日,恐是近黄昏能走到。不过这是第一天报名,此后还有两天报名时间,倒也不急。

  马车备在太师府的大门口,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古代的门庭,真的好气派,好V5,特别是门匾上黑底红字“太师府”三个字,分量够足!

  他交付车夫道:“走吧!”车夫驾了马车匀速向前驶去!

  挨着曩霄,我也没想那么多。我也交过几个男朋友,长的帅的,有才华的,有钱的,性格复杂的,什么样的男人我没见过啊!闭上眼我的前半生真的是过眼云烟啊,当鼻子里吸入新鲜的空气,耳边听着呼呼的风声,我就在想,这一世定要活得滋润、快活,无论我是男人还是女人,我都要依着自己真实的内心而活!

  睡了一路,醒来的时候约莫□点的样子了!曩霄喊住了车夫,跑下去买了早点上来,分给我吃。我见是刚出炉的肉包子,便趁着热气大口的吃了起来。曩霄轻笑了下:“看来真是饿了,你平日都不吃这些的!”

  有吗?我不挑食的。但转念一想,他口中的那个人又不是我,便笑着应付了。我挑起轿帘想要放下,便见视野范围走进一个穿绛红色衣裳的男人,那男人约莫有十七八岁,两道剑眉斜插入鬓,眼睛出奇的炯亮。不过我不喜欢穿的老气的男人,便没多留意。曩霄却嘱咐我道:“那是丁丞相的次子丁千与。”

  “啧啧。”我道,说话间轿帘也放下了!

  应天书院作为宋朝的四大书院之首,门庭高耸入云,浮雕石刻体现了古代建筑的别具匠心。占地面积绵延百里,依山傍水。集课堂、食堂、住宿、园景花卉、小型温泉、跑马狩猎场、蹴鞠场等一体。进了书院若不驱使马车,徒步行走也须半日赏玩。

  马车行驶至应天书院被一干同学拦截了下来。曩霄喝住了马车,嘱咐我呆着别下去,便跳了下去!

  我撩开轿帘往前一看,便明白了。原来是一些高年级的同学欺负入学新生啊?莫不是索要些过路费什么的?我往身上一摸,矮油?没有可流通的银钱啊?

  曩霄跳下马车,将这些同学一个个打量个遍,嬉笑道:“各位学长,还请行个方便!我家公子身份特殊,不便下车。若有事吩咐,不妨直说!”

  拦路者其中一个挑衅而出,抱着拳,一条大腿连带着裙摆晃动,三角眼一挑。

  “我呸!爷爷我还身份尊贵呢!到底是哪一家的小子,这么不给面子?移步都不肯?面也不露一下?”

  我听着厌烦,又觉得若是就这么下去了,帮不上忙反而帮倒忙!且看曩霄怎么处理吧?

  曩霄冷笑一声:“放肆!知道我家公子尊前何人吗?恐是跺跺脚就震得你等脚麻!”

  三角眼往马车这边看来一眼,那马车确实尊贵的很,黑底缎面,隐隐透出用孔雀羽线织出花纹。不过他既是带头挑衅,又岂能失去大哥的派头?

  “哼!我不管,反正你新来的同学就只能低人一头,我不在这里拦截你,自会在学堂上整蛊你,闹得你不得安生!我劝轿子里的人,还是快快现身,给爷爷们一个个鞠上一躬,爷爷们乐了,自是放你通行!”

  曩霄听罢便换了笑脸:“那好吧,我家公子愿意孝敬银钱!”

  矮油?曩霄准备息事宁人了?

  “这个……”三角眼YD的笑笑,带动了身后一干人等大笑。“这个好说……”

  曩霄探入身子拿银钱的时候,我冲他道:“不急,那丞相之子谁谁谁,不就在后面吗?咱们先歇一会儿吧!”

  曩霄往马车后看一眼,确实见一辆马车平稳的驶来。

  身后那辆马车越行越近,前面拦路的一干同学开始吹口哨、不雅的挥动手臂做拦截状了!

  马车停下,和我的并驾齐驱,我借着缝隙往外看去,忽见一个墨绿色衣裳的男同学直接跳了下来。由于视线问题,只能看到他挺拔的背部和嵌在发上的玉簪。又是个贵族子弟啊?

  他环顾了一圈,天生的威严让一干坏同学打了退堂鼓。于是更绝的,他从怀里掏出个本子来,对各位同学道:“你们姓什么叫什么?一一报上名来,我登记一下!”

  “我KAO!神经病啊!”三角眼退后一步,不免有些胆战心惊。若是这厮想单挑?群殴?都不怕,偏学老夫子那一招式,吓死人啊?

  人群自动的分开,曩霄冲我爽朗大笑,大喝一声。

  “走咧!”

  马车疾驰而过,我倒是想看看那墨绿色衣裳的同学长啥样子,可惜愣是没眼缘。直到走出好远,曩霄拍拍我的肩膀,嘱咐道:“公子自求多福,我这便走了!”

  我一回神,冲他嘿嘿一笑。曩霄嘲弄的扫我一眼:“见到太子就跟丢了魂儿一样!我走了!一个月后再来接你!”

  “好的!”我道。曩霄自顾跳下马车,我也跟着跳了下来。紧接着一个包袱砸在了我的怀里,我身子后仰了一下接住。这包袱里都装着什么,又大又沉的?曩霄上车前顿了一下,似有话要交代,但还是利索的扬长而去了!

  我抱着包袱看了下四周,果真走动着的学子多了起来。树桩上嵌着醒目的标识牌和指示牌。比如:马车止步,新生报到处、欢迎新同学入学、应天书院欢迎您等。我朝着新生报到处的方向走去,无奈怀里的包袱太重,几度滑下来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鉴于第一出场为男主原则,亲们猜男主是谁?

  曩霄:nangxiao

  裸色生香群:206967406,和谐章节请进群共享!下图是定制印刷封面,实际颜色好清新,印刷效果娇艳欲滴~~想要实体书的同学请在第一章留言,最好留下邮箱,感谢亲支持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