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0章 皇上啥意思啊!_重生农家小娘子
奥读小说网 > 重生农家小娘子 > 第910章 皇上啥意思啊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10章 皇上啥意思啊!

  翰林大人,您说皇上不这么想?皇上啥意思啊!如果他让状元进翰林院的话,以后让状元郎去我们书院经常讲讲学吧!好歹也给我们几个书院提升下名气,这会试大考五年一次的,这五年当中,廖青都是红人,不能就只跑京海书院一家吧?”

  林翰林还是老持稳重的神色,“皇上十分看重廖青,可能会省了翰林院的几年磨练,直接外派历练。你们也都收起心思,别打这么那么的马后炮的主意了。”

  几个院长见无望了,只捶足的后悔。

  “翰林大人,那下次还有没有要学习的秀才文章啥的?多叫叫我们,我们都是老学究,就好看秀才文章这一口的,特别是秀才案首之类的文章,不管是哪个乡下,哪个山疙瘩的秀才,都行……”

  林翰林被逗笑了,“老夫就这么一个外甥!没了!”

  几个院长更后悔了。

  然后,又退而求其次,“那林小探花,总归这两年是文职,留在京城里吧,没有状元郎,林小探花给我们分配分配也中啊,翰林大人……”

  “就是,我特么的真不羡慕杜正砚,我最羡慕是谁?是咱们林翰林啊!自己外甥是状元郎,自己儿子又是探花郎,自己学生是榜眼,三鼎归一,尽入囊中,谁有这种福气?只有咱们林翰林这样的当代大儒才有!”

  殿试结果,一般不淘汰人,但把进士分为了三等。

  第一等称为一甲,共三人,也就是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合称三鼎甲,赐称号:进士及第。

  第二等为二甲,若干名,赐称号:进士出身。

  第三等为三甲,再若干名,赐称号:同进士出身。

  这个“同进士出身”是什么意思呢?讲个故事大概就明白了。

  历史上,能留下姓名并传之后世的人物,都绝非泛泛之辈。这些能力出众之人,多少都会有些傲气,因此,这样一帮人聚在一起共事,互不相下,难免会产生许多龃龉。

  不过,这些身居高位者,都是有文化的人,君子动口不动手,文化人吵架有文化人的吵法,不仅要起到讽刺对方的作用,还得顺带展示自己的文采。

  话说曾国藩50岁的时候,纳了一个小妾陈氏,曾国藩对她十分钟爱。有一天左宗棠到曾国藩家拜访,却刚好碰见曾国藩在给小妾洗脚,便随口道出一句:“替如夫人洗脚”,以示讥讽,嘲笑曾国藩为老不尊。

  曾国藩听后,哈哈一笑,当即回敬了一句:“赐同进士出身”,也刚好戳中了左宗棠的痛处。左宗棠当年科举三四次,却只考上举人,因为学历低,常常矮人一截,后来是靠朝廷恩赐,才赏了他一个“同进士出身”的身份。

  从这里可以看出,所谓“如”,便是“不如”,“如夫人”事实上是“不如夫人”;而“同进士出身”的“同”,其实就是“不同”也。

  扯远了。

  今年举人殿试大考,一甲的三人,也就是能称为进士及第的三人,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。

  都与林翰林有关。

  廖青是状元,林让是探花,还有个榜眼也是林翰林的得意门生。

  林家也是被恭贺的人踏断门槛的那种。

  不过,林家是世代大儒之家,儿子中探花,人们完全可以接受,都在情理当中。

  就是杜家,杜正砚半路捡回来一个乡巴佬儿子,竟然高中了状元,谁都不服气,这白当了状元爹的活计,是每个当家家主的梦想啊!

  可惜只有杜正砚有这个狗屎运的。

  还有的阴谋论,说杜正砚走了皇上的后门,还说是许娇娇开酒坊有钱,当初捐款的时候就是暗中与皇上沟通好的,替廖青买状元的……

  各种不一而足的猜测。

  只有内行的人,像大学院的院长们,还有翰林院的大儒们知道,状元不是皇上一个人能说了算的。

  要经过所有大儒们共同考核,心性品行,谈吐文章,学识渊博,见解独到,才思敏捷,经集诗论,辩证口才,甚至要求文韬武略,长相外观,身体健康,家世学识等等,全部都要考虑。

  不是皇上随便能指定的,每届状元无一不是人中龙凤。

  林翰林这次软和了一些,“我们家小让还未成亲,暂时没有外放的打算,等他成了亲再说,你们的话,我会给小让转达。”

  几大院长们都开心了。

  “行!中!!翰林大人一字千金,我们放心了。”

  “翰林大人,我家有一小女,年芳十五,琴棋书画,长相优异,不知道能不能结个亲家……”

  “你让开,让开,我家也有个侄女儿,素有才女之名……”

  话题一下子就扯到天际去了。

  ***

  杜正砚算了日期,考虑到许娇娇与廖青她们的乡下爹娘还没有到,就把日期推后了。

  想着等亲家来京城之后,再办状元宴,这算是超给廖青与许娇娇的面子了。

  侧面的表明他大度的态度,看得起乡下的亲家,也不忌讳廖青的养父,说明也是有气度担当的。

  杜府的门槛都快要被踏破了,廖青也是被下了各种贴子,能推得都推了去,剩下一些不能推的,必须要去的,杜正砚也会陪他去走一遭。

  廖青也没有什么状元的架子,一贯的谦虚慎重的原则,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,既不显热情也不显冷淡。

  他以前在乡下的性格,是清冷勿近的那种。

  后面心性产生了变化,为了保护家人,保护许娇娇,走上了科举的路子。

  所以,科举以来,他对外就改变了以前那种人神勿近的冷淡的态度,对外界人事包容了起来,更加的喜怒不形于色了。

  什么人可以结交,什么人可以忽略不计,他心里再清楚不过。

  进入京城之后,蛰伏期内,无人看重他,都只当他是杜正砚从外面捡回来的乡巴佬儿子,白眼看他,他也云淡风清,现在,成了状元郎,人人捧他,他也仍旧是不卑不亢,云淡风清。

  十一爆更一周,请期待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